• 印象武都

      想起武都,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个残存的城门洞。周围都是簇新的建筑,哪怕是花草树木,也在时代的明艳光线下显现着秾丽的姿态,只有那个门洞,还是旧时的风貌,古朴而典重,敦实而老迈,宛如让人从一脔肉中觉察整鼎食物的味道一般,诱人去窥探它曾经的过往。坐在那个门洞边的小吃摊上,端着饭,看着怯怯的脚步探进去映照着它暗旧的底子的阳光,情不自禁地会生出类似的联想:当年的诸葛亮,就带着军队从巴蜀的栈道而来,通过这个门洞来探听北方的虚实;而落拓穷愁的诗人杜甫,则从北面的秦州而来,就伛偻着身子从这里穿过去,然后前往被后来尊为诗歌圣地的浣花溪草堂。

      在我的印象中,武都这一带不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接近四川,它的气候水土,它的风俗人情,它的饮食习惯,它的地理环境。所以,隆冬时节,当我看到那儿竟然满地都是青青的菜苗的时候,当品尝到那些蔬菜竟然有着一缕只有品读那些美妙的诗文才有的含英咀华般的甘甜的时候,我是说不出的惊讶和欣喜。而更令我感到意外的则是,平生第一次,我在一个村子的广场上看到了卖甘蔗的,那甘蔗与我此前吃过的很是不同,渣子很少,滋味纯净,受不了那种诱惑,我就倚在那个粗朴的车边。卖甘蔗的人边削,我边吃,直到他忽然不动了,我才恍然地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种极为奇怪的眼神:“你几天没吃饭了吗?”

      我在吃甘蔗的时候,那个广场上正在演社火,对社火,我不太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他拿了一个粗如儿臂的鞭炮,庄重地插在那儿准备点燃。那是当地土制的一种鞭炮,据说威力极大。只看它的体积,我的脊背上就冒出一股凉气。他看了我一眼,卖弄似的将火柴一划,捻子就“哧哧”地响了起来。然后是一声撼天动地的炸响,把我手中的甘蔗都震落到了地上。再看他,蹲在那儿纹丝不动——小小年纪,如此胆略,绝对不是童年时胆小如鼠的我能相比的??墒?,销烟散去仔细一打量,形势不对?。核缫驯徽闪?,头发如荆棘般根根直立,脸上一层黑灰,只有眼珠子黑漆漆地还勉强转那么一两下。我紧张得赶快叫人,可旁边没有一个人理我,估计见怪不怪了。果然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走了。

      在武都,像这样危险的事情,我也干过那么一次。我所待的那个村子,土地能够称得上平坦的地方,普遍不大。都是那么一小块一小块的,或种蔬菜,或栽花椒。随便出去,都是高低起伏的山峦,全是童山濯濯的。有一天傍晚,几个年轻人来找我聊天,看我无聊,其中一个提议说:“我们去打野鸽子吧?!逼渌撕迦唤泻?。

      这种富于传奇色彩的事,干,当然干。于是,趁着黑漆漆的夜色,深一脚,浅一脚地到了他们所说的地方。

      害怕惊动鸽子,大气也不敢出。站在树下,只看到东边的月亮散着一层朦胧的白光,投到树上,却完全被鸽子的酣眠吸附净尽了。众人暗自提醒后,其中一个猛然打开手电,一股光线射向鸽子幽深的世界的同时,只听到“扑噜噜”的声音响成一片,受惊的鸽子全部飞了起来。然后,比我反应快的,棍子已落了下去,我也跨前一步,棍子一挥,不料眼神不好,没发现前面就是悬崖,使力太大,收不住,直接掉了下去,在众人的惊呼中,只听到“咯”的一声——脚崴了。连鸽子的毛也没看到,就狼狈地被他们搀扶着回去,那月光却渐渐明亮起来,照亮了眼前的路??吹剿怯械憔谏?,我忽然感到生平不曾有过的好笑,于是,对着夜色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也全笑了。

      武都由于人多地少,资源不足,生活相对贫困。穷则生变,那儿的交易格外频繁。农贸市场相当红火。我去看的时候,发现他们用于交易的品种极为繁多,蔬菜、水果之类的自不待言,中间更是掺杂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要自己拥有而能拿来换钱的,都在其列。我认识的一个农民,甚至去过四川的凉山,目的是为了收集那儿的头发。

      土生土长的农民具有这样的商业思维,是见惯了我们那儿农民的生活形态的我想象不出来的。当我惊奇地问“头发也可以卖钱”时,他说:“当然,我们这里有一个人专门收集头发,收集了一仓库,然后卖了几十万?!比缓笕粲兴嫉乜戳丝次业耐?,那眼神,让我有点毛骨悚然。

      大概因为这个缘故,我所看到的农民,都比较活泛,往往有一点其他地方的农民所没有的狡狯。有一次,我去游览万象洞。上坡过桥后,发现前面有两条路,不知道哪条通向那个著名的喀斯特地貌,就下意识地走向了右边。结果越走越不对劲,居然看到远处有一个村子。就在这时,一个农民赶着一头毛驴驮着一袋化肥走了过来。我问他:“你知道万象洞在哪儿吗?”我的普通话不好,前后鼻音不分。

      他听得莫名其妙,说:“我们这里有姓李的,有姓马的,没有姓王的?!?/span>

      我着急了,连比带画地说:“我说的是那个洞,能钻的那个?!?/span>

      他恍然大悟地说:“哦,你说的是万象洞,在那边?!?/span>

      边走边聊的过程中,我问他:“你们这里没有电视吗?”

      他诧异地看了我一眼,说:“有啊?!?/span>

      “电视上的普通话你听不懂吗?”

      他不屑地看了我一眼,说:“电视上的普通话我听得懂,你的我听不懂?!狈从χ?,出乎我的意料。

      武都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有山有水。在甘肃,我只有站在那儿的白龙江边,看着那道清澈的水流平缓地流向远方时,才生出“送一篙春水,绿到江南”的诗情。就冲这分念想,我希望它早日摆脱贫困,富庶起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nn官网 欧美亚洲日韩大码| 扒开校花下面粉嫩的小缝| 老女老肥熟国产在线视频| av在线亚洲男人的天堂| 2020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